论马克思的异化思想研究

  • 文章
  • 时间:2018-10-03 09:42
  • 人已阅读

   马克思提出异化,被认为是马克思在形成其科学世界观过程中富有成果性的探索,是完成其新理论的过渡性思想,它在马克思思想发展过程中起着重要的作用。我国处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新时期,全面深化改革的时期,对马克思的异化思想进行再研究,更加有利于我国的健康、平稳的发展。   论文关键词 异化 马克思 异化思想   一、内涵及异化思想的演进   异化,指的是主体在一定的发展时期,因自己的活动而产生出自己的对立面,而这个对立面又变成一种外在的且异己的力量反对主体本身。马克思是对异化现象进行科学的、唯物的说明的第一人。马克思认为,自然异化就是死亡了的人化自然。当人化自然证实人的本质的时候,自然就是有生命的;否则,自然就是死亡的。造成自然死亡的不是其他什么因素,正是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只有实现共产主义,才能实现人与自然的共存,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   绝对精神是黑格尔哲学体系的基础,黑格尔认为,自然和社会这两个领域的发展,是绝对精神和绝对理念的运动以及绝对精神和绝对理念的发展。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以后的哲学体系充满着神秘的色彩。黑格尔和费尔巴哈,关于人的自我异化的思想,和他们的哲学体系的其他部分是一样的,都对早期的马克思和恩格斯产生过很大的影响。特别是费尔巴哈《基督教的本质》这一书,对他们的影响最为显著。恩格斯回忆时曾说:“那时大家都很兴奋,我们一时都成为费尔巴哈派了。” 但是,我们通过对马克思和恩格斯的众多的著作进行研究,较早时期的马克思和恩格斯所表现出来的自我异化的思想,是从客观唯心主义这一立场出发的,带着一定的神秘的色彩。政治上,表现的是一种保守的特征。马克思的异化这一概念,站在唯物主义的立场,指出:异化必将导致无产阶级革命的爆发。费尔巴哈把神还原成了“人”,这是他的一大功绩。但是值得注意的是,他所说的“人”,是抽象意义上的“人”。马克思和恩格斯曾经指出:“费尔巴哈从来没有看到真实存在着的、活动的人,而是停留在抽象的‘人’上,并且仅仅限于在感情范围内承认‘现实的、单独的、肉体的人’,也就是说,除了爱与友情,而且是理想化了爱与友情以外,他不知道‘人与人之间’还有什么其他的‘人的关系’。” 青年时期的马克思的早期异化思想,仍然是属于费尔巴哈的哲学范畴。马克思并不是突然地就创造了科学社会主义的。马克思以前是黑格尔激进左派成员,并且是十分忠诚于黑格尔的,所以说他的思想不可避免的沾有那个时代的痕迹。但是我们也清楚地看到了,青年时期的马克思的异化思想有别于费尔巴哈。对费尔巴哈的异化思想进行批判并不是马克思的目的,他认为作为革命者应该将批判推向更深的层次,要触及到那些以陈旧的基础为基石而建立的为资产阶级维护其自身的统治提供服务的那些上层建筑。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社会中的无产阶级以及资产阶级这两个阶级之间的矛盾进行了重点地分析。将私有制社会中的基本矛盾作为出发点,并且进行分析,最终产生人的自我异化思想,而人的自我的异化又不断地产生私有制。因此必须消灭私有制才能消灭人的自我异化,才能实现共产主义。   马克思认为,人与自然这两者应该是相互包含的关系。实际上,人类及其自身的发展史都是自然界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劳动作为纽带,联系着人和自然,也使人和自然二者实现具体的、历史的统一。此外,人还凭借劳动实践,使自然界成为自己的无机身体。在马克思看来,真正的人、完整的人应该具有有机的身体和无机的身体,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血肉之躯和自然界。   异化劳动,使得人和自然二者之间的相互联系发生了改变。在生产劳动过程中,工人同自然界不自觉地会发生联系。自然界既提供劳动所需要的生活资料又为工人提供生活资料。劳动,通过改造自然从而实现对劳动产品的占有。通过占用两种生活资料,达到对外部世界的占有。对感性的自然界的占有,导致失去越来越多的生活资料。“人越是通过自己的劳动使自然界受自己支配,神的奇迹越是由于工业的奇迹而变成多余,人就越是会为了讨好这些力量而放弃生产的乐趣和对产品的享受”。   二、改变自然异化,实现自然复归的途径   马克思认为导致自然死亡的不是其他因素,就是人类。那么“解铃还需系铃人”,实现自然复活的任务也应该交给人类来完成。动物只知道按照它自己那个种族去建造,但是人却不是。人会根据建造对象的不同而选择不同的方式。所以说人所进行的生产活动是能够实现人与自然二者的和谐。人和自然二者之间的和谐,也就是自然是真正的自然,或者是异化的自然实现真正的复归。在马克思和恩格斯看来,人的生产活动大体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是人对自然进行改造;一方面是人对人进行改造。马克思恩格斯提出:“生活的生产——无论是自己生活的生产(通过劳动)或他人生活的生产(通过生育)——立即表现为双重关系:一方面是自然关系,另一方面是社会关系。” 在资本主义社会中,随着生产力的迅速发展,人的自然关系和人的社会关系二者的冲突与对立达到了顶峰。也因为如此,导致自然的死亡和人的死亡。马克思说:“一切历史冲突都根源于生产力和交往形式之间的矛盾。” 这一矛盾,正是人的自然关系和社会关系这二者的实质。自然的复归,实际上就是人的复归;而对于人来说,人的复归,实际上就是从资本主义的生产这个牢笼中脱离。在马克思看来,在资本主义的生产条件下,生产组织实际上是一种虚假的集体。个人想要实现自由并且全面的发展,只有通过真实的集体取代虚假的集体才能够实现。真实的集体,是通过每个人的自由且自觉的联合实现的。共产主义社会,“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 只有通过共产主义才能实现在人道主义和自然主义二者统一,才能使社会朝着更为健康的方向去发展。只有人类遵循物质变换规律,才有可能拯救自己、拯救自然,从而实现自然的复归、人的自由而全面的发展。


文章更新于0009manx.com 文章更新于0009manx.com